八一中文网 > 凶灵秘闻录 > 第五百三十二章:毙命之怅
    冷静,只有冷静下来才会有一线生机!

    想通这一点,姚付江开始了行动,在被近乎冻僵的情况下强压绝望重新运转大脑,虽然在意识逐渐模糊的情况下进行思考非常吃力,但为了能够活下去他用牙齿咬破嘴唇,竟借助剧烈疼痛来刺激神经,用以避免昏厥,因为他知道,一旦陷入昏迷那他可就永远都醒不过来了!

    (我不想死,要活下去,别人都能在危机中冷静思考想出办法那我姚付江也没理由做不到,现在我落单了,没有队友会来救我,我只能靠我自己了,冷静,冷静……让我想想我接下来该怎么办。)

    时间,缓慢流逝,生命,逐步流逝。

    注视着那近在眼前的惨白螝脸,咬破嘴唇后,忽视了嘴角鲜血横流,姚付江努力将视线移向了手臂,然,不看还好,一看之下,当发现右臂相较于之前竟萎缩一圈后,见状,姚付江顿时大惊!

    很明显,就算自己能借助疼勉强让大脑保持清醒,可要在这样继续下去……相信用不了几分钟自己就将彻底转化成一具干尸!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眼见身体逐渐萎缩,眼见自己命不久矣,此刻,姚付江首次陷入人生中前所未有过的恐惧,同时这也是他人生首次保持前所未有过的冷静。

    恐惧和冷静同时存在?说起来有些矛盾,但事实恰是如此,又或者说不身临其境切身体会是永远无法感受目前姚付江真实状态,这种状态看似矛盾,毕竟谁都知道当一个人恐惧到极限时冷静往往荡然无存,道理是没错,可现实有时候往往就这么奇怪,没有原因,没有理由,平头青年着实恐惧异常但他却又偏偏维持着冷静,无与伦比的冷静!

    正因如此,所以在那难能可贵的冷静状态下,通过观察现状,通过大脑运转,数秒后,他忽然想起了什么,印象中,自己身上除携带过道符外,似乎还携带了其他某样东西,之所以此刻才想到,是因为时间相隔较久,打从获得那东西起他就一直未曾在意,以至于后来被逐渐遗忘。

    与道符不同,那东西很奇特,不怕水,是一种哪怕直接丢水里依旧能使用的物品,亦是某种灵异道具!

    (对,是那个,是那个!)

    他,突然想起了那东西,早在上一场灵异任务开始前就曾兑换过的一种道具,虽是兑换,但却没机会在上一场任务中使用,从而保留至今,这么久过去了,他几乎都快把那东西忘了,要不是刚刚强行冷静快速琢磨,估计直到被杀都不会记起此事。

    “呜,呜哇……”

    感受着越发萎缩的身体,体会着快速模糊的思维,表情狰狞间,痛苦呻吟间,姚付江知道时间不多了,他大限将至,容不得继续耽搁,果不其然,脑海刚一想到那东西,下一秒,青年便试图移动手臂探手入兜,他想拿出那玩意,他想掏出那东西,然遗憾的是……

    他动不了!

    受女螝影响,受低温影响,加之生命力流逝大半,全身冻僵的他早已行将就木体能枯竭,继而吃惊的发现自己竟连稍稍移动手臂的力气都没有了,几秒前的用尽全力也仅仅只让手臂挪动了两三厘米。

    (完了,我要死了,我要变成干尸了,这种死法太悲惨,太难看,我不想死的那么惨,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把那东西拿出来啊!)

    当一个人十二万分不甘心不想死时,绝望会转化为愤怒,愤怒会转化为疯狂,而疯狂则会令其不惜一切。

    “呜,额,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许是对生的渴望过于强烈又许是求生意念彻底爆发,待确认自己动弹不得后,当断定自己即将毙命后,姚付江疯了,喉咙发出嘶吼,双眼瞬间布满血丝,瞳孔缩至一点,整个人剧烈颤抖,那脑门鼓起的条条青筋无一不证明青年在做什么,他在拼命,在死命挣扎,竟然在失去所有体能的绝境情况下硬是凭借意志力控制起身体,将那几乎消耗殆尽的残存体能统统汇聚,汇聚于一点,汇聚于右臂,因太过于拼命,聚力过程中青年那双睱深陷的脸孔无比狰狞,无比骇人,狰狞到宛如厉螝,骇人到型似狂兽。

    生死在此一举,成败在此一搏!

    “我姚付江不会死,绝对不会死!!!”

    “呜啊!!!”

    在那骇人惊颤的疯狂挣扎下,连同一道惊天狂吼,姚付江爆发了,爆发了有生以来最为强烈的挣扎,接下来,奇迹发生了,就见刚刚还难移动艰难右臂再一次动了,大幅度移动,也恰恰凭借这一大幅度移动,右手亦已触碰到裤兜边缘。

    (不够,依旧不够,再有一次,还需一次,再有一次就能把那东西拿出来了!)

    谁都知道力量拼搏无法持久,而那一次盛极二次衰减三次无力的道理姚付江同样知道,眼见距离成功只差最后一步,平头青年开始鼓励自己,鼓励自己不要放弃,催促自己继续坚持,所谓一鼓作气就是这个道理,很多事可一可二不可再三,必须再试一次,而接下来的第二次便是他人生中最后一次拼搏,最后一次努力,假如第二次仍未成功,那么他便不再有机会,等待他的只有死!

    其实严格来讲目前姚付江的大脑已陷入迷糊状态,思考也越来越迟钝,脑海充斥困意,困意则更是无时无刻笼罩着他,导致他很想闭上眼睛彻底放弃,就这么不管不顾美美睡上一觉,放松,全身放松吧,这样就不会有痛苦不会有绝望了,但,很遗憾,此时此刻,哪怕迷糊已达顶点,哪怕困意以达极致,姚付江仍凭借那好不容易激发的毅力拼命大睁眼睛,拼命绷紧神经,就像刚刚所描述的那样必须一鼓作气,这股气绝对不能泄,一旦泄了,那么自己将再也看不到明天太阳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就在大脑即将彻底丧失思考能力乃至彻底停顿径直的那一刻,姚付江再次动了,凭借那仍未衰竭的毅力死命推动右手,就这样直直伸入裤兜!

    “喝啊!”

    下一秒,伴随着青年最后一声大吼,一枚同乒乓球体积相近的黑色圆球被一把掏出。

    电光石火间,黑球掏出之际,不加迟疑,不疑有他,大吼仍未结束,黑球径直脱手,径直朝身前女螝飞抛而去。

    因全无体力之故,虽看似抛飞
第五百三十二章:毙命之怅(第1/3页)